黃蓮樹下

黃蓮樹下寫部落,苦中作樂

挪威遊記2 – 月黑風高露營夜 三月 7, 2008

Filed under: Travel,中文 — Katherine Lam @ 7:14 下午
Tags: , , , ,

camping2.jpgcamping1.jpg 

室外氣溫只有零下十多度,我們背對背的坐在四下無人的一片雪地上,喝著剛生火煮熱的黑加侖子汁,抬頭仰望成千上萬的星星和北極光。這一次真的做足準備,從頭到腳都緊密的封鎖不讓一滴空氣接觸到,只露出一雙眼睛。

突然,一陣令人毛骨悚然的狼叫聲劃破了肅靜,然後無數的狼叫聲跟著響起來,像哀號。但是我們一點都不害怕,因為牠們並不是狼,而是這農莊所養的250多只愛斯基摩犬在吵架。不一會牠們又睡了。

曾聽說星星是不停在動的,今天晚上我真的看到在跳躍的星,它們在微微打圈,且閃爍不停。還看到北斗七星和人造衛星。北極光就像一緞淡綠色的絲綢,上面鑲滿了大小不同的碎石。

零晨一時,我們鑽進剛紮成的冰屋型帳篷,旁邊地部都用雪厚厚的壓實,以防風會跑進去。除了鞋子,其餘衣服原封不動,就這樣和衣鑽進睡袋裡,連鼻子都要用圍巾小心的包好,寧願冒著窒息的危險。現在,連眼睛都可以安心的包起來。

二時正,身體還在發抖,不能入睡。

三是正,凸凹不平的雪開始把腰背弄酸;腳趾開始冷到發麻。依然不能入睡。

四時正,身體終於開始暖和起來,腳趾卻越來越冷。但最後倦極而睡。

快樂和痛苦果然是正比的。

廣告
 

挪威遊記1 – 追尋北極光 三月 6, 2008

Filed under: Travel,中文 — Katherine Lam @ 10:04 下午
Tags: , , ,

七點時候的北極光峽灣上空的北極光像眼睛的北極光

2008年二月。 挪威北部北極圈以內的城市Tromso。
六時正。當地的北極光攝影師Kjetil帶著我們分別來自英國和紐約一行5人從Tromso出發,去尋找北極光。大家千里迢迢來到這個小城就是為了碰碰運氣,祈求北極光女神會賞個臉出來跳場舞。這也是我們幾個來這裡的唯一目的。要看到北極光的主要條件是溫度要夠冷,天空要萬里無雲,太陽要有風暴 (Solar Storm), 和很多很多的運氣。我們都像洋蔥一樣把衣服一層一層的穿在身上,在加上攝影師後備的Thermo Suit, 心想必萬無一失! 

Kjetil一面開車一面觀察天空的變化。還不到七時,一道淡淡的微光驀然劃開了天空….北極光真的出現了!

Kjetil把車停在路邊,然後各人連忙把攝影器材拿出來,就在這群山環繞,漆黑一片,零下十幾度的雪地上,大家準備就緒,要跟大自然擁抱。

一開始,北極光女神像剛剛甦醒,只是昏暗的在天空浮來浮去,不仔細看還以為是一片灰雲。突然她開始跳舞了。那道光變了比較明亮的淡綠色,在空中打圈,翻騰,跳躍,劃出不同形狀- 有時候像鯨魚的尾,有時候像北極熊躺在雪上,有時候像海螺,有時候像心臟病人臨死前的心電圖。最棒的那種,是像天裂開了,針型的光從天上打下來,像上帝顯示神跡。我們都屏著呼吸,聚精會神的從相機後的viewfinder 試圖尋找最完美的角度。當然這是不可能的,因為她實在跳得太快了!跳了一陣子,她又安靜下來。我們就這樣平凡了心情,抬頭看著滿天的星,在嚴寒中繼續等待。等待的過程中不無驚喜,我看到了流星和在動的人造衛星。  一個小時過去了,我的手和腳開始結冰,變得完全沒有知覺,連相機上的按鈕也摸不到,那一刻真的害怕手指會隨時掉下來而不自知。 
過了一個多小時,表演又開始了。這次也是持續了大概一到兩分鐘。在那地方待了三個小時,Kjetil提議到海岸線邊碰運氣,我心裡歡呼一聲,因為手指和腳趾真的快斷了!辛不得馬上躲到車上去。

來到海岸邊,車停在路旁,他叫我們跟著他走下一個雪坡,因為可以靠近海一點。我心下一沉,這雪坡的雪大概有一尺深,而且很斜,我的鞋已經濕透而且腳趾結冰,還帶著昂貴的攝影器材,在這黑暗中好像有點拼….但為了讓這個行程更寶貴,也只好硬著頭皮邊走邊滑下去。在這裡看到海和山,和對岸的幾顆小屋。因為山坡很傾斜,所以腳架很不穩,人也很不穩。在這裡待了兩小時,北極光表演了一次,到差不多零晨十二點,Kjetil提議再到峽灣 (Fjord) 去看看。在嚴寒中待了五個鐘頭,我其實已經有點筋疲力盡之感,但看到Kjetil的熱誠,只好繼續上路。

到達一個可以清楚看到峽灣的地方,然後我們靜待北極光會出現在峽灣上空。因為海邊的風實在大,我們便把腳架留在外面準備妥當,然後在車上等待。才過了五分鐘,Kjetil突然說光正往山的方向移動,然後二話不說跳出車外,衝到相機後面。我們也趕緊跟著。果然,光又從兩山中間出現跳躍,我腦海播放出神聖的背景音樂,那感觀尤其壯麗,像天地人溶為一體。這一次薄薄的雲跟光重疊纏綿起來,編出神秘的圖案。  光在照片裡呈現令人屏息的碧綠色,但其實肉眼看到的沒照片中清楚。

夜裡,我帶著滿身酸痛的身軀,暗暗向國家地理雜誌的攝影師致敬。
 

支持阿嬌 二月 18, 2008

Filed under: Uncategorized — Katherine Lam @ 9:27 下午
我也忍不住要對淫照風暴發出評論。這件事在亞洲有那麼大的回響,城中一大堆偽君子借機頂著貞節牌坊裝著憤恨填胸,吶喊社會道德淪忙,狂轟相中人的不雅行為萬惡不,要他們解釋,道歉,對大眾交代…. 等等..其實究竟是誰欠了誰呀?  他們辛辛苦苦的去找那些照片,再細心研究時間地點人物,然後覺得很憤怒,因為這些照片傷風敗德;他們把照片小心逆逆的藏起來再偷偷打手槍打飛機,然後覺得相中人很cheap很賤,自己有被騙的感覺。說到底,究竟是誰傷風敗德,誰很cheap很賤呢?

 

人家交代了,他們又狂轟她沒有歉意,不夠誠懇,究竟她要交代一些什麼呢?每個人都做的事情,為甚麼因為她長得純情一點,她做就有罪,就可恥,她的外表都變得是假的?每個人都做的事情,一個美女更有資格去做呀!

 

香港這個社會有時候是很病態的。每份雜誌頭條都是報道誰誰誰的假大胸,誰跟誰去開房,大家爭先恐後的去看,看到人家瘡疤被揭,然後落井下石,就可以突然覺得自己很清高。也許這番評論也很傷風敗德吧,但真是不吐不快。
 

Billy Elliot 二月 17, 2008

Filed under: Music,中文 — Katherine Lam @ 5:50 下午

80年代初,英國保守黨政府宣報要把全國多個煤礦關閉,煤礦公會工人擺工,在一片大時代的混亂中,英格蘭北部靠近蘇格蘭的Durham郡的一個煤礦工人社區,大家為了家園的前途也忍受著寒冷與飢餓,頂著工人階級的榮耀,跟政府對抗著。小比利的爸爸是其中一名工人,他希望比利長大後可以成為一個拳擊手,每個禮拜都把省下來的50便士讓他去上課。而比利對拳擊沒有興趣,卻在偶然的機遇下混進了Mrs.Wilkinson的芭蕾舞課。 在這裡,他發現了自己對芭蕾的天份和熱誠。工人與政府的對抗一天比一天嚴重,比利的舞姿一天比一天進步。有一天爸爸發現了他偷偷的在只有女生的芭蕾課學跳舞,非常生氣和失望,更不讓比利去皇家芭蕾學院的入學試面試。比利明白他爸爸也是逼不得已,所以只好用跳舞來把自己的憤怒表達出來。另一邊廂,爸爸慢慢驚察到比利的才華,也暗地裡盤算著怎樣可以讓兒子尋找他的人生。他決定接受現實,放棄擺工,放棄他的自尊心和榮耀,為兒子的前途去賺錢。工會的工人,包括他的大兒子,都很激動,因為一直以來大家的堅持因此動搖了。大家願意把自己有的都拿出來讓比利去倫敦考試,找尋他的夢想。比利最後沒有讓大家失望,考進了國家一流的舞蹈學院;與此同時,工人一天天的失勢,大家都明白這是一場輸定的仗,煤礦業已經死了,世界在轉,榮耀不能代替麵包,他們也只好走回地下面的礦坑繼續他們工人的生活。

這個 Musical有笑也有淚,每一首歌每一場舞都震人心絃。這是個爸爸跟兒子的故事,是個社會跟個人的故事,是個老師跟學生的故事,也是個追尋理想的故事。有血有肉的故事,縱使時代文化背景不同,你我都會被感動。歌詞唱出了工人的團結一致和信心,爸爸自憐身世時的無奈,比利跳舞時像電流過身體的描寫,比利媽媽身前寫給他的信,歌詞跟音符的配合,都觸動了臺下觀眾的心,有人偷偷拭眼淚。當比利的小男孩大概只有十二、三歲,是個非裔小孩,雖然原著是個白人小孩,臺上的爸媽也是白人,所以一開始覺得有點格格不入,但想要在云云白人小孩中贏得這個角色,他要多麼多麼的出色才拿到這個當主角的機會。他的確很出色,所要觀眾被他的舞蹈感動,為他拍爛手掌。
Billy Elliot the musical
 

為吵架而吵架 一月 31, 2008

Filed under: Uncategorized — Katherine Lam @ 8:02 下午
今天老闆很勞氣地對我說 ‘不要為吵架而吵架’.  我的天呀!我人生第一次有人知道我在吵架呀!那一刻很驚訝也有點生氣,然後有一點得意,因為學會吵架是我2008年其中一個願望。吵架是一種很難學的藝術,跟彈琴跳舞一樣需要天份,練習,失敗,進步,最後才會成功。我沒有甚麼天份,做人也沒有甚麼原則,反正得過且過,凡事差不多就好,差不多小姐是也。尤其是不相關的人事,更不用傷神動火。直到最近因為工作的關係,開始覺得是時候做一個有骨氣的人了,所以學著硬著頭皮去吵架,或者說,用比較強硬的態度去討論。
我見過的人裡面,印度人是最愛吵架/辯論的。他們的民族性就是愛辯,多話,但很多時候是強詞奪理,沒有論點的。這個時候毅力就是定輸贏的關鍵,誰先按奈不住閉嘴的就輸了。一般跟印度人辯論我都會先閉嘴,因為根本聽不明白他們在講甚麼。從此可見,辯論的要炔並不在於意而在於量,話多的人先沾了優勢。一般愛辯的人都好勝,有時候明明發現自己在強辯,都要堅持到底。
今天,我把一個愛辯的印度人惹怒了,證明我有進步,值得慶祝。..且慢…. 不如先看看我的工作明天還有沒有再慶祝也不遲…
 

從崇洋到崇亞 一月 23, 2008

Filed under: Movie,中文 — Katherine Lam @ 4:17 下午
記得中三中四的時候突然不知受了誰的影響愛上了西片,每天爸爸回家後我第一件事就是搶過他帶回來的報紙,翻到娛樂版的電視節目表,急不及待的要知道那天晚上的明珠930 跟明珠午夜場會放甚麼電影,除了鬼片跟驚悚片外甚麼都不放過,還會花整個月的零用錢從屯門去灣仔藝術中心或者尖沙咀太空館去看黑白片。就是那時候,在明珠臺認識了荷里活,在藝術中心認識了法國新浪潮和其它歐洲經典 – 法國的Truffaut, Godard, 意大利的Fellini, Antonioni, 瑞士的Bergman, 到現在我還保留著那時候收集下來的電影單張和門票。  那時候沒有互聯網,要找甚麼資料非要到圖書館不可。屯門這色魔倡狂甚麼都糟的地方,唯一可取的是它的圖書館夠大但英文部看書的人是零,好讓我可以在那裡為所欲為!從那堆舖滿了塵埃的英文書裡,我找到了導演和演員的自傳,電影年鑒,電影海報劇照,甚至電影音樂的琴譜,那種感覺就像發現一個無盡的寶庫,我但願有幾雙眼睛看以一起把東西看進去。那些古舊的西方電影充滿了神秘感,讓年輕的心一早就飛出了屯門,去尋找那些虛構的影像。最高記錄是一天看五部舊歐洲片,看不看得懂其實也不是很重要。港產片是絕對不看的,崇洋嘛…

自從有了互聯網,想知道甚麼,只要Google它一下,資料多到你不想看。那種情懷和神秘感已經不再,就是因為它不再神秘了,我的好奇心也跟著減少。十多年後的今天,已經不會再為找到甚麼德法意舊片而歡呼,甚至有一堆波蘭片在家裡好幾年都還沒看。近年來比較崇亞,想看港產片,大陸片,韓國片 (日本片除外,還是受不了它們的造作)然後發現,看電影就是要被感動,感動是來自共鳴,而共鳴,則來自相同的根。東西價值不同,看西片很少看到感人的親情,亞洲片,隨便就想到一堆,李安父子三部曲就牽動了每個中國人的心。

亞洲片萬歲!

2 english girls and the continent by TruffautThe 400 blows by Truffaut8 1/2 by FelliniRed Desert by AntonioniJules et Jim by TruffautBreathless by Godard

 

2008的展望 一月 9, 2008

Filed under: Bullsh*t — Katherine Lam @ 10:01 下午
Homer2008 年一開始,就染了這個無厘頭的 ‘冬天嘔吐病毒’ (winter vomiting disease),吐到滿地鐵都是,連人家的鞋子都是,車廂的乘客突然在同一個站匆忙下車,剩下一個披頭散髮還聽著IPOD不知所措的我,一位好心的小姐臨下車前給我幾張面紙,可該死的我不小心又把它們掉到地上,真是一塌糊塗。這種怪病都是第一次聽,然後更發現回去美國的表弟也吐到不醒人事! 這樣的一個開年,難免有些掃慶。去年的計劃都沒定好就跑來英倫,2007就糊糊混混的過去了!對2008的展望是 – 積極做人,每天跑步,開始倒數,準備下一個旅程…咦…好像很抽像,也好,等於計劃書寫得抽像一點,目標達不到也不好去算,我每天看森美一族也是很積極的做人呀!Homer可對人生充滿了熱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