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蓮樹下

黃蓮樹下寫部落,苦中作樂

我的少年表弟 十二月 31, 2007

Filed under: People,中文 — Katherine Lam @ 4:07 下午
Tags: ,

我的一個從美國來的十七歲表弟,昂藏六尺,一張書呆子嬰兒臉插在一副兩百磅的龐大身軀上,是頗典型的美國營養過度的ABC.  

看著他長大,一直只當他是一個小胖,最愛捏他的臉和取笑他是胖子。這次見面,才驚嚇他已不知不覺變了一個為賦新詞強說愁的少年。無論是那國長大的少年,他們都共同分享一些特癥,都不外乎是反叛,神秘,自我,否定以前的自己,覺得自己已經有自己的思想不用再受制於家裡的惡勢力。我這個表弟也不例外 – 每晚在網上跟同學們炫耀今天看了甚麼名勝,但當你叫他在地圖上找那些地方出來時他又毫無頭緒;要買記念品給女生又裝著神神秘秘;上載照片給朋友看肯定不會放合照因為跟家人去玩實在太不酷了;上中國餐廳?不會吧!

在他眼中,我們這些 ‘老餅’ 都很落伍,在外面老是讓他尷尬,老是丟他的臉;你教他東西他總是要跟你唱反調;你叫他多穿一件衣服他又覺的你沒品味;你叫他多吃一粒飯他又覺的你像那些 Chinese Parents 一樣逼他吃東西;在餐廳跟服務生說要換張靠窗口的桌子,他又覺的你吃頓飯為甚麼麻麻煩煩的。反正他也說,你們的 Golden Age is almost over, 大概是時候站到一旁去不要阻住地球轉了。

但當你站到一旁去偷看他的時候,又會發現他暗地裡在學你教他的東西;暗地裡把剩菜都吃掉;暗地裡後悔沒有聽我話穿球鞋來搞到自己痛不欲生;換到窗邊桌子之後他又會不停的拍窗外的街景。

我們都曾經覺得爸媽在人家面前丟過我們的臉 — 在公車上大聲叫你去坐那邊的空位;吃自助餐時不停叫你吃貴而不飽的東西;去 Pizza Hut 的 Salad Bar 會一直在旁邊叫你把沙拉堆到高聳入雲才滿意;同學打電話到家裡他們會大聲叫你的乳命然後流傳到班上被同學嘲笑;冬天會逼你穿雞仔牌羊毛內衣。

我們都曾為這些小事苦惱過… 想不到今天,輪到我在火車上大叫 ‘弟弟(他的乳名)! 要不要吃牛角包?一個不夠飽的,給你兩個好不好? 快把外套脫掉這裡太熱,把袋子放到上面的鐵架你就坐得舒服一點啦….學甚麼人家喝咖啡,你喝果汁就好….不要在車上打游戲,會傷眼睛….’  難怪他會被逼瘋了!

廣告
 

聞者變色的十二月 十二月 2, 2007

Filed under: Bullsh*t,People,中文 — Katherine Lam @ 4:28 下午

十二月的降臨,除了是普世歡騰的日子之外,對我來講, 更是提醒我一個可怕的惡夢。  這個惡夢,令聞者喪膽變色,毛骨聳然,其可怕程度比紅衣女鬼纏身有過之而無不及。 

話說去年,亦即公元二零零六年,十二月, 我家突然殺出一位不速之客。這位兄臺的年紀,跟我加起來都過半百,但智商年齡大概只有一百減個零, 在我家短短的一個月,把我搞到生不如死,神經衰弱,紅白血球降低,連龍肉都吃不下, 一點都沒有誇張。  雖然已事隔一年,但那段可怕的日子還瀝瀝在目。 她那裝可愛且不能停下來的聲音,就像是一隻蒼蠅在你耳邊,打又打不死它, 把它趕走,馬上又回來。  而且她一定要在你面前,要你看著她, 肯定你在聽她說話。  她每天除了購物,就是購物,更以 ‘shopping queen’ 自居,以此為榮。  如此同時,她覺的她的命很苦和不幸,做甚麼事都不順利。  如果我的人生只有吃睡跟購物的話,我應該會感謝主然後再去黃大仙還神。

不提她就猶自可,現在一提就一把火。 細節已經不想重提,只求有生之年都不要再讓我碰到她或者聽到她的聲音 。去年十二月的經歷,已經令我比正常人多受很多苦,留下一輩子的烙印。 放我一條生路吧!

 

訪問作者 十一月 28, 2007

Filed under: Bullsh*t,People,中文 — Katherine Lam @ 10:23 下午
Tags:

記: 首先,謝謝你接受我的訪問。

作: 不客氣。 有緣千里能相聚,今天相聚也是前輩子修的緣。 但是請你廢話少說,盡快開始..

記: 那我開始發問。 美女的定義是甚麼?

作:我這個人很膚淺,美女當然只要有外貌會打扮一下就好了,內餡並不太重要。 整容的美女也無不可,你明明知她整過,但你還是會多看兩眼,心想她越看越假,但越假又越好看, 而且總比醜女看得賞心悅目。 你沒有看那套韓國電影‘醜女大變身’嗎? 醜女為甚麼不能選擇脫離現實被比較的痛苦,不為別人也為自己,雖說有自信的女人就美麗云云,但老實說,就算最有自信的政要像葉劉,想到她的惡型惡相跟髮型,還是會讓你反胃。  如果她跑去美國不是念書而是整容,我想支持她的人肯定增加, 所以說內餡並沒那麼重要。甚麼身體髮膚,受諸父母,不敢毀傷。。 如果我是父母,不幸把最壞的傳了下去,也希望她們可以有機會替自己找合適的五官和身型, 快樂的做人。

記: 對你來講,成功是甚麼?

作:這個嘛… 也是很膚淺的,成功就是名利和別人的肯定。如果今天我寫出一本驚世巨著,但只有我一個人看,那它怎樣都不夠驚世了。  所以成功不是自己說的,不然我也可以算是成功因為我覺得我這個訪問很驚世。

記:那你覺得你會成功嗎?

作:哈哈哈.. 有意思.. 這個答案可不可以不出街?我告訴你,看相的說我會有些事業, 我很信邪的,你看這個,有沒有看到?這條事業線也不太丟臉吧?但是甚麼事業我就真的沒有頭緒,說不定有天你看到我在女人街擺攤賣假髮賣到風山水起, 誰知道!但正經一點,我是很希望可以流點芳,讓別人知道我活過而且活得有意思,不想把生命埋沒在銀行損益表上。

記:你最崇拜的作家是誰?

作:不是想裝大牌,但我真的有點累,可以改天再談嗎?還有。。你下一次可不可以問一些比較可以展示我深度跟品味的問題,這些好像都露出了我最膚淺的一面..謝謝..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