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蓮樹下

黃蓮樹下寫部落,苦中作樂

Billy Elliot 二月 17, 2008

Filed under: Music,中文 — Katherine Lam @ 5:50 下午

80年代初,英國保守黨政府宣報要把全國多個煤礦關閉,煤礦公會工人擺工,在一片大時代的混亂中,英格蘭北部靠近蘇格蘭的Durham郡的一個煤礦工人社區,大家為了家園的前途也忍受著寒冷與飢餓,頂著工人階級的榮耀,跟政府對抗著。小比利的爸爸是其中一名工人,他希望比利長大後可以成為一個拳擊手,每個禮拜都把省下來的50便士讓他去上課。而比利對拳擊沒有興趣,卻在偶然的機遇下混進了Mrs.Wilkinson的芭蕾舞課。 在這裡,他發現了自己對芭蕾的天份和熱誠。工人與政府的對抗一天比一天嚴重,比利的舞姿一天比一天進步。有一天爸爸發現了他偷偷的在只有女生的芭蕾課學跳舞,非常生氣和失望,更不讓比利去皇家芭蕾學院的入學試面試。比利明白他爸爸也是逼不得已,所以只好用跳舞來把自己的憤怒表達出來。另一邊廂,爸爸慢慢驚察到比利的才華,也暗地裡盤算著怎樣可以讓兒子尋找他的人生。他決定接受現實,放棄擺工,放棄他的自尊心和榮耀,為兒子的前途去賺錢。工會的工人,包括他的大兒子,都很激動,因為一直以來大家的堅持因此動搖了。大家願意把自己有的都拿出來讓比利去倫敦考試,找尋他的夢想。比利最後沒有讓大家失望,考進了國家一流的舞蹈學院;與此同時,工人一天天的失勢,大家都明白這是一場輸定的仗,煤礦業已經死了,世界在轉,榮耀不能代替麵包,他們也只好走回地下面的礦坑繼續他們工人的生活。

這個 Musical有笑也有淚,每一首歌每一場舞都震人心絃。這是個爸爸跟兒子的故事,是個社會跟個人的故事,是個老師跟學生的故事,也是個追尋理想的故事。有血有肉的故事,縱使時代文化背景不同,你我都會被感動。歌詞唱出了工人的團結一致和信心,爸爸自憐身世時的無奈,比利跳舞時像電流過身體的描寫,比利媽媽身前寫給他的信,歌詞跟音符的配合,都觸動了臺下觀眾的心,有人偷偷拭眼淚。當比利的小男孩大概只有十二、三歲,是個非裔小孩,雖然原著是個白人小孩,臺上的爸媽也是白人,所以一開始覺得有點格格不入,但想要在云云白人小孩中贏得這個角色,他要多麼多麼的出色才拿到這個當主角的機會。他的確很出色,所要觀眾被他的舞蹈感動,為他拍爛手掌。
Billy Elliot the musical
廣告
 

屋頂上的提琴手 十二月 27, 2007

Filed under: Music,中文 — Katherine Lam @ 2:43 下午

在賣特價音樂劇票的櫃臺前,想了半天,還是很自私的選了我最愛的 ‘屋頂上的提琴手’ (Fiddler On The Roof)。 這個劇年前在紐約上演,我看到目定口呆,演員跟舞臺都是一流的,陣容頂盛, 觀眾拍爛手掌。 今天就要看看倫敦的會不會更棒。

一踏進SavoyTheatre 的觀眾席,馬上發出  ‘咦?’一聲,這個舞臺可真小,真的可以容納那麼多人跳舞嗎? 舞臺比想象中的小了一倍,背景是舊木頭堆切出來的棚架,模仿1900 沙皇年代蘇俄西邊貧窮的猶太小村莊。當我還在暗自研究這背景會怎麼樣變化的時候,表演開始了!一個小提琴手出場,站在 ‘屋頂’ 上 (其實當然是平的木頭,不是尖的屋頂)拉小提琴,然後當爸爸的主角 Tevye 出場,講述每個人在這個叫 ‘Anatevka ’ 的小村莊都活的像屋頂上的提琴手,他不知道為甚麼提琴手要選擇在屋頂上辛苦地演奏,很艱難地去保持平衡,但又自得其樂,而幫他在逆境中保持平衡的就是 — 猶太人的傳統。幾千年來,猶太人的傳統成就了他們沒邊界的國度,他們雖然分佈在不同的國家被世人摒棄和厭惡,但因為對傳統的堅持,他們得以團結和生存。 在這村莊裡,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角色,爸爸養家,媽媽理家,兒子學習經文貿易,女兒學習補衣待嫁;村裡有媒婆,有乞丐,有豬肉佬,有長老,和賣牛奶的Tevye,大家與世無爭的度日。可是他們沒有察覺到外面的世界一天天的變,威脅著他們的傳統,甚至家園。Tevye的三個女兒先後選擇了自己的婚姻,勇敢地擺脫傳統的枷鎖,因此也動搖了他倚賴了一輩子的信念,讓他感到無助和絕望。最後因沙皇的逼害,村莊要被解散,村民唯有各奔前程,有的要到亞美利加去尋找新世界,有的要去耶路撒冷去見證HolyWall. 雖然接受了事勢的變遷,可Tevye沒有忘記把小提琴手也一起帶走,把傳統繼續流傳下去。

這個劇比起紐約那個算是小制作,三個小時都是以那木頭棚架為背景,雖然它有轉動出不同的角度。跳舞的熱鬧場面比較擠,但在那麼小的舞臺可以跳到這樣還真不簡單。跟大制作比較,它雖稱不上超棒,但幽默的對白,演員認真的演出,跟熱情澎拜的舞蹈,我還是給它一百分!

Tradition, tradition! Tradition!
Tradition, tradition! Tradition!

[TEVYE & PAPAS]
Who, day and night, must scramble for a living,
Feed a wife and children, say his daily prayers?
And who has the right, as master of the house,
To have the final word at home?

The Papa, the Papa! Tradition.
The Papa, the Papa! Tradition.

[GOLDE & MAMAS]
Who must know the way to make a proper home,
A quiet home, a kosher home?
Who must raise the family and run the home,
So Papa’s free to read the holy books?

The Mama, the Mama! Tradition!
The Mama, the Mama! Tradition!

[SONS]
At three, I started Hebrew school. At ten, I learned a trade.
I hear they’ve picked a bride for me. I hope she’s pretty.

The son, the son! Tradition!
The son, the son! Tradition!

[DAUGHTERS]
And who does Mama teach to mend and tend and fix,
Preparing me to marry whoever Papa picks?

The daughter, the daughter! Tradition!
The daughter, the daughter! Tradition!

Fiddler on the roof

 

The sound of music 八月 11, 2007

Filed under: Music,中文 — Katherine Lam @ 9:20 下午

終于了結了看 The Sound of Music 的心願…  這是我最愛的個音樂劇之一,小時候在明珠台看,但聼不懂歌詞,同學阿蛋不知從哪弄來一卷卡帶, 錄了裏面所有的歌,素質很懷,但是我開心到眼淚都流出來,每天狂聼不止,就這樣,把裏面所有歌都背的滾瓜爛熟。因爲那時候沒有戶聯網這東西, 甚麽都要辛苦去找才會得到,所以每次找到一句歌詞或者一張海報,你都覺得特別珍惜。

幾年前在加州也看過這個劇,非常不錯。 這一次,可是要用‘目定口呆’來形容我的表情,口水也差點流出來。 那個舞臺,怎麽可以做的那麽美!!奧地利的山波是活動的,一塊平臺可以浮在空中,可以變背景,可以放平。修道院有陽光從鉄窗后面照出來長長的影子。 大宅的陽臺后面有夕陽的紅霞。當Maria的主角峰芒畢露,既衝動又冒失,贏了觀衆的笑聲。還有Sister Margarita 唱 ‘Climb every mountain’ 把全場推到最高潮。我也很有衝動站起來跟她一起唱。

明明是個喜劇,但我還是看到很感動,淚水差點沒有滾出來。然後我偷看其他人,才發現感動的不只我一個。不知是因爲歌聲勾起了某些囘億,還是因爲我看到了以前沒有看到的東西。今天明白了甚麽叫‘震人心絃’的歌聲 和‘拍爛手掌’。
soundofmusic.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