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蓮樹下

黃蓮樹下寫部落,苦中作樂

公理何在? 四月 21, 2008

Filed under: Bullsh*t,Work,中文 — Katherine Lam @ 1:31 下午

銀行界裡面充滿了資質平庸的人。

只要有一張厚面皮,少一點的良知,閉上一只眼睛,蓋著一邊耳朵,你便可以活得像蟑螂一樣,很容易混過每一天,不容易餓死,在光明處覓食當然會有被人一腳踩死的命運,但若躲在陰暗處茍且偷生,也可以混得不錯。

他們可以混很得不錯是因為每天的目的在於抓住機會剝削其他人的利益。誰要管別人的利益,只要你埋堆成功,人云亦云,比老闆早到遲走一分鐘,年終花紅就有你一份,可以搖搖腳過肥年。

人家警察消防員教師清道夫,為社會為下一代服務,賺取的只是這些銀行騙子的一少部份。究竟公理何在?

廣告
 

印度 · 飄香 四月 2, 2008

Filed under: Bullsh*t,中文 — Katherine Lam @ 7:28 下午

事先聲明,本人絕對不鼓吹種族歧視,絕對尊重人人平等。但近日真的比身旁的印度人搞到求生不得,求死..但我又還不想死呀。男的女的,老的嫩的,都肯定在家裡一碗一碗的印度香料吞進肚裡,那種味道,混合著各人的體味,然後透過頭髮,皮膚,體毛,衣服,鞋襪,一絲一絲的飄散洋溢,既陰濕又猖狂,一時淡一時濃….為了不倒大家胃口, 尤其是印度菜愛好者,我不想用太惡劣的字眼來仔細形容這種味道,反正可以比美臭糊。我連午餐都吃不下,減肥新招不妨試試。

被這無形惡勢力騷擾的不只我一人。之前有人向人事部投訴其中一印度女同事體味,人事部向大老闆反映,大老闆向小老闆反映,小老闆可以怎樣呢?為免犯眾憎,小老闆只有跟女事主反映。事情有點改善,隔鄰的同事雖避無可避,但隔鄰隔鄰的同事只少可以正常呼吸,保持大腦夠氧。但好景不長,那味道很快又回來挑戰大家的臭覺。大小老闆自己坐得遠遠的,聞不到為乾凈。

又不是叫他們戒吃咖喱,其實來公司前洗個澡,每天換新衣服,噴一噴古龍水,味道就應該已經減半。

當然不可以一桿竹打沉一條船,有很多印度人是沒有味道的。我想這就是我的命吧!媽的..老娘明天就帶咸魚臭豆腐加榴蓮飄香,就放在桌上當裝飾品,以毒攻毒,不要小覷中國人。

 

黎明結婚了,新娘不是我。 三月 17, 2008

Filed under: Bullsh*t,中文 — Katherine Lam @ 7:31 下午

嘆息。黯然。稀噓。

我認識黎明大概是90年的事情吧。那年我十歲。天涯歌女裡面的嚴子華奪走了我年輕的心,就這樣,我們悄悄的開始了。但是同時,人在邊緣的亞龍,今生無悔的程朗,原震俠裡的原震俠,為我帶來了成千上萬的情敵。雖然是情敵,但我們為了心愛的人,還是站在同一陣線,共同攻擊劉郭張。

轟烈的愛情不能久存。

不知在甚麼時候,愛情隨著歲月的洗禮慢慢溜走了。十八年後的今天,我已心有所屬,愛的不再是黎明了。但是心還是會酸刺刺的,因為黎明結婚了,新娘不是我。

 

2008的展望 一月 9, 2008

Filed under: Bullsh*t — Katherine Lam @ 10:01 下午
Homer2008 年一開始,就染了這個無厘頭的 ‘冬天嘔吐病毒’ (winter vomiting disease),吐到滿地鐵都是,連人家的鞋子都是,車廂的乘客突然在同一個站匆忙下車,剩下一個披頭散髮還聽著IPOD不知所措的我,一位好心的小姐臨下車前給我幾張面紙,可該死的我不小心又把它們掉到地上,真是一塌糊塗。這種怪病都是第一次聽,然後更發現回去美國的表弟也吐到不醒人事! 這樣的一個開年,難免有些掃慶。去年的計劃都沒定好就跑來英倫,2007就糊糊混混的過去了!對2008的展望是 – 積極做人,每天跑步,開始倒數,準備下一個旅程…咦…好像很抽像,也好,等於計劃書寫得抽像一點,目標達不到也不好去算,我每天看森美一族也是很積極的做人呀!Homer可對人生充滿了熱誠…
 

1985年十大勁歌金曲頒獎禮 十二月 15, 2007

Filed under: Bullsh*t,中文 — Katherine Lam @ 10:55 下午

極度無聊的星期六,終于想起很久之前下載了香港十大勁歌金曲頒獎禮全集,從1983到2004年共二十一載,我挑了1985年的看。那年我五歲,是我最早記憶之一,家裡有一本歌詞書,裡面全是那一年的候選歌,那時候我每一首都會唱,從呂方到許冠杰到張學友到譚詠麟甚至蘇芮,每頁到現在還瀝瀝在目。今天就來懷舊一番!

現在看八十年代的東西都很不順眼,無論是衣著,舞臺,造型,舞姿,要多土有多土!美女如朱玲玲穿白色蕾絲通花絲襪,鐘楚紅的金色大蝴蝶頭巾跟爆炸頭,俞爭的 ‘大哥大’ 西裝外套, 蘇芮如睡袍的白色超反光真絲長袍加吹得很高的劉海, 真的嚇死人。男人比較順眼,最土的是周潤發的黑膠大眼鏡和羅文的粉藍色西褲而已。而最經得起潮流的考驗的是曾志偉的平實黑西裝白襯衫加黑煲呔和許冠杰的黑運動服。

俞爭SOLO任司儀非常出色,鬼馬風趣幽默又會搞氣氛,整場show娛樂性都很高,包括成龍三十秒跑到紅館山頂再跑下來把梅艷芳抱起衝到臺上, 林子祥唱十分十二寸唱到超high等,比起今年的臺灣金馬獎頒獎禮那些嘉賓無聊的胡扯和冷場實在是好玩多了。 只嘆天妒英才,很多人- 梅艷芳,張國榮,黃霑,羅文等已經不在,唯有這樣緬懷一番。

最感動是羅文拿成就獎時說:‘那麼多年來,我在舞臺上追求我的理想,當中我受過無數的錯折,但是我很樂意接受這些錯折……..’ 就算要得到一煞那的光輝還不易,更不要說被肯定的終生成就。以前看到人家領獎都不覺得怎麼樣,會覺得 ‘要不要又哭了?!’ ;現在,知道沒有永遠的幸運,沒有永遠的免費午餐,每一次的成功都是要經過很多的付出得來的。雖然.. 我還沒有放棄到處尋找免費午餐..。

 

變老十癥兆 十二月 13, 2007

Filed under: Bullsh*t,中文 — Katherine Lam @ 10:51 下午

今天的你,跟去年的你是一樣的你嗎?摹然回首,燈火闌珊處的那人早已不見縱影,然後發現自己原來也有點臉目模糊,急忙跑去照鏡子,確定眼角的魚尾紋還沒出來,頭髮還是烏溜溜的才稍覺安心。模糊的不是外貌,眼角可以去打甚麼菌針,頭髮可以染色,只要不丟就可。心靈的轉變比較明顯,如果有寫日記的習慣,現在的你肯定會被以前的你驚嚇。二十歲時覺得哪有人會活到三十歲;二十五歲時覺得三十歲是世界末日;現在,身邊朋友開始步入三字頭的階段 (注:筆者還有兩年零一個多月才三十而立),但覺她/他們都活得比 ‘年輕’ 時更好,更清楚自己要甚麼。當然這並不代表開心了,人越大越多煩惱本身是一個定律。以下是一些自我觀察發現‘變老’的癥兆:

1.  開始看政治新聞和關心生活環境素質

2.  送禮給老闆和他們的小孩

3.  買了新東西不想馬上細閱說明書

4.  開始看鑲有真鑽石的東西

5.  對以前很執著的事越來越無所謂

6.  越來越忙,無事忙,連好好看本書都沒時間

7.  已經不會再說 ‘我不在乎錢’ 或 ‘沒有錢都可以活得很快樂’ 之類的話

8.  突然想念父母和他們的好

9.  走二十級樓梯就有中風的感覺

10.IPOD裡面有周慧敏關淑怡年代的歌

公司一位高級行政老闆看起來很年輕,完全沒有白頭髮或皺紋;當你問他年紀,他會說他不知道。 他說他‘不老’的原因是他不刻意去找他的白頭髮,而且他不會記住他的年齡,不去算它,所以他真的忘了他幾歲,好像連他身體也忘記他幾歲。

 

隆冬月臺有感 十二月 12, 2007

Filed under: Bullsh*t,中文 — Katherine Lam @ 10:58 下午

幾千年前,為何會有人在倫敦這種地方開枝散葉? 為何維京人不移居佛羅里達州?難道愛斯基摩人搬到泰國真的會生病不舒服?為何為何?那為何我會在這種鬼地方生活??

天氣跌到零下,早上六點半天還全黑在開放式的月臺上等火車,等呀等呀,等到變了一條雪條,一條鼻水不知不覺的從左邊鼻孔流下來。圍巾手套大外套靴子甚麼都有,唯獨帽子萬不可戴,不然頭髮會被壓扁,這是寧死不屈的。 穿得像反恐部隊的工作人員從頭包到腳的在地上撒鹽溶冰,簡直是浪費精力– 售票機壞了,明明有人在售票處又假裝沒有死不肯開窗;這月臺一天只有幾個人來,你就派一個人來灑鹽丟垃圾。當然,這些令人看不過眼的事情在這惡劣天氣下只會讓人更覺憤世疾俗。終於有另一位乘客來了!嘩… 不會看錯吧? 穿短裙絲襪高跟鞋加一件普通的西裝外套,外套還沒有扣上…裝著若無其事的走過來…. 還對我微笑! 那算甚麼?算同情我是流著鼻水的東亞病夫還是恥笑我對比下的滑稽?!我報以一皮笑肉不笑,不是沒禮貌,而是臉上肌肉的確被冷到僵了。

明明好一個南方人,偏要跑來這種地方被恥笑同情,也真的自作孽不可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