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蓮樹下

黃蓮樹下寫部落,苦中作樂

為吵架而吵架 一月 31, 2008

Filed under: Uncategorized — Katherine Lam @ 8:02 下午
今天老闆很勞氣地對我說 ‘不要為吵架而吵架’.  我的天呀!我人生第一次有人知道我在吵架呀!那一刻很驚訝也有點生氣,然後有一點得意,因為學會吵架是我2008年其中一個願望。吵架是一種很難學的藝術,跟彈琴跳舞一樣需要天份,練習,失敗,進步,最後才會成功。我沒有甚麼天份,做人也沒有甚麼原則,反正得過且過,凡事差不多就好,差不多小姐是也。尤其是不相關的人事,更不用傷神動火。直到最近因為工作的關係,開始覺得是時候做一個有骨氣的人了,所以學著硬著頭皮去吵架,或者說,用比較強硬的態度去討論。
我見過的人裡面,印度人是最愛吵架/辯論的。他們的民族性就是愛辯,多話,但很多時候是強詞奪理,沒有論點的。這個時候毅力就是定輸贏的關鍵,誰先按奈不住閉嘴的就輸了。一般跟印度人辯論我都會先閉嘴,因為根本聽不明白他們在講甚麼。從此可見,辯論的要炔並不在於意而在於量,話多的人先沾了優勢。一般愛辯的人都好勝,有時候明明發現自己在強辯,都要堅持到底。
今天,我把一個愛辯的印度人惹怒了,證明我有進步,值得慶祝。..且慢…. 不如先看看我的工作明天還有沒有再慶祝也不遲…
廣告
 

從崇洋到崇亞 一月 23, 2008

Filed under: Movie,中文 — Katherine Lam @ 4:17 下午
記得中三中四的時候突然不知受了誰的影響愛上了西片,每天爸爸回家後我第一件事就是搶過他帶回來的報紙,翻到娛樂版的電視節目表,急不及待的要知道那天晚上的明珠930 跟明珠午夜場會放甚麼電影,除了鬼片跟驚悚片外甚麼都不放過,還會花整個月的零用錢從屯門去灣仔藝術中心或者尖沙咀太空館去看黑白片。就是那時候,在明珠臺認識了荷里活,在藝術中心認識了法國新浪潮和其它歐洲經典 – 法國的Truffaut, Godard, 意大利的Fellini, Antonioni, 瑞士的Bergman, 到現在我還保留著那時候收集下來的電影單張和門票。  那時候沒有互聯網,要找甚麼資料非要到圖書館不可。屯門這色魔倡狂甚麼都糟的地方,唯一可取的是它的圖書館夠大但英文部看書的人是零,好讓我可以在那裡為所欲為!從那堆舖滿了塵埃的英文書裡,我找到了導演和演員的自傳,電影年鑒,電影海報劇照,甚至電影音樂的琴譜,那種感覺就像發現一個無盡的寶庫,我但願有幾雙眼睛看以一起把東西看進去。那些古舊的西方電影充滿了神秘感,讓年輕的心一早就飛出了屯門,去尋找那些虛構的影像。最高記錄是一天看五部舊歐洲片,看不看得懂其實也不是很重要。港產片是絕對不看的,崇洋嘛…

自從有了互聯網,想知道甚麼,只要Google它一下,資料多到你不想看。那種情懷和神秘感已經不再,就是因為它不再神秘了,我的好奇心也跟著減少。十多年後的今天,已經不會再為找到甚麼德法意舊片而歡呼,甚至有一堆波蘭片在家裡好幾年都還沒看。近年來比較崇亞,想看港產片,大陸片,韓國片 (日本片除外,還是受不了它們的造作)然後發現,看電影就是要被感動,感動是來自共鳴,而共鳴,則來自相同的根。東西價值不同,看西片很少看到感人的親情,亞洲片,隨便就想到一堆,李安父子三部曲就牽動了每個中國人的心。

亞洲片萬歲!

2 english girls and the continent by TruffautThe 400 blows by Truffaut8 1/2 by FelliniRed Desert by AntonioniJules et Jim by TruffautBreathless by Godard

 

2008的展望 一月 9, 2008

Filed under: Bullsh*t — Katherine Lam @ 10:01 下午
Homer2008 年一開始,就染了這個無厘頭的 ‘冬天嘔吐病毒’ (winter vomiting disease),吐到滿地鐵都是,連人家的鞋子都是,車廂的乘客突然在同一個站匆忙下車,剩下一個披頭散髮還聽著IPOD不知所措的我,一位好心的小姐臨下車前給我幾張面紙,可該死的我不小心又把它們掉到地上,真是一塌糊塗。這種怪病都是第一次聽,然後更發現回去美國的表弟也吐到不醒人事! 這樣的一個開年,難免有些掃慶。去年的計劃都沒定好就跑來英倫,2007就糊糊混混的過去了!對2008的展望是 – 積極做人,每天跑步,開始倒數,準備下一個旅程…咦…好像很抽像,也好,等於計劃書寫得抽像一點,目標達不到也不好去算,我每天看森美一族也是很積極的做人呀!Homer可對人生充滿了熱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