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蓮樹下

黃蓮樹下寫部落,苦中作樂

我的少年表弟 十二月 31, 2007

Filed under: People,中文 — Katherine Lam @ 4:07 下午
Tags: ,

我的一個從美國來的十七歲表弟,昂藏六尺,一張書呆子嬰兒臉插在一副兩百磅的龐大身軀上,是頗典型的美國營養過度的ABC.  

看著他長大,一直只當他是一個小胖,最愛捏他的臉和取笑他是胖子。這次見面,才驚嚇他已不知不覺變了一個為賦新詞強說愁的少年。無論是那國長大的少年,他們都共同分享一些特癥,都不外乎是反叛,神秘,自我,否定以前的自己,覺得自己已經有自己的思想不用再受制於家裡的惡勢力。我這個表弟也不例外 – 每晚在網上跟同學們炫耀今天看了甚麼名勝,但當你叫他在地圖上找那些地方出來時他又毫無頭緒;要買記念品給女生又裝著神神秘秘;上載照片給朋友看肯定不會放合照因為跟家人去玩實在太不酷了;上中國餐廳?不會吧!

在他眼中,我們這些 ‘老餅’ 都很落伍,在外面老是讓他尷尬,老是丟他的臉;你教他東西他總是要跟你唱反調;你叫他多穿一件衣服他又覺的你沒品味;你叫他多吃一粒飯他又覺的你像那些 Chinese Parents 一樣逼他吃東西;在餐廳跟服務生說要換張靠窗口的桌子,他又覺的你吃頓飯為甚麼麻麻煩煩的。反正他也說,你們的 Golden Age is almost over, 大概是時候站到一旁去不要阻住地球轉了。

但當你站到一旁去偷看他的時候,又會發現他暗地裡在學你教他的東西;暗地裡把剩菜都吃掉;暗地裡後悔沒有聽我話穿球鞋來搞到自己痛不欲生;換到窗邊桌子之後他又會不停的拍窗外的街景。

我們都曾經覺得爸媽在人家面前丟過我們的臉 — 在公車上大聲叫你去坐那邊的空位;吃自助餐時不停叫你吃貴而不飽的東西;去 Pizza Hut 的 Salad Bar 會一直在旁邊叫你把沙拉堆到高聳入雲才滿意;同學打電話到家裡他們會大聲叫你的乳命然後流傳到班上被同學嘲笑;冬天會逼你穿雞仔牌羊毛內衣。

我們都曾為這些小事苦惱過… 想不到今天,輪到我在火車上大叫 ‘弟弟(他的乳名)! 要不要吃牛角包?一個不夠飽的,給你兩個好不好? 快把外套脫掉這裡太熱,把袋子放到上面的鐵架你就坐得舒服一點啦….學甚麼人家喝咖啡,你喝果汁就好….不要在車上打游戲,會傷眼睛….’  難怪他會被逼瘋了!

 

屋頂上的提琴手 十二月 27, 2007

Filed under: Music,中文 — Katherine Lam @ 2:43 下午

在賣特價音樂劇票的櫃臺前,想了半天,還是很自私的選了我最愛的 ‘屋頂上的提琴手’ (Fiddler On The Roof)。 這個劇年前在紐約上演,我看到目定口呆,演員跟舞臺都是一流的,陣容頂盛, 觀眾拍爛手掌。 今天就要看看倫敦的會不會更棒。

一踏進SavoyTheatre 的觀眾席,馬上發出  ‘咦?’一聲,這個舞臺可真小,真的可以容納那麼多人跳舞嗎? 舞臺比想象中的小了一倍,背景是舊木頭堆切出來的棚架,模仿1900 沙皇年代蘇俄西邊貧窮的猶太小村莊。當我還在暗自研究這背景會怎麼樣變化的時候,表演開始了!一個小提琴手出場,站在 ‘屋頂’ 上 (其實當然是平的木頭,不是尖的屋頂)拉小提琴,然後當爸爸的主角 Tevye 出場,講述每個人在這個叫 ‘Anatevka ’ 的小村莊都活的像屋頂上的提琴手,他不知道為甚麼提琴手要選擇在屋頂上辛苦地演奏,很艱難地去保持平衡,但又自得其樂,而幫他在逆境中保持平衡的就是 — 猶太人的傳統。幾千年來,猶太人的傳統成就了他們沒邊界的國度,他們雖然分佈在不同的國家被世人摒棄和厭惡,但因為對傳統的堅持,他們得以團結和生存。 在這村莊裡,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角色,爸爸養家,媽媽理家,兒子學習經文貿易,女兒學習補衣待嫁;村裡有媒婆,有乞丐,有豬肉佬,有長老,和賣牛奶的Tevye,大家與世無爭的度日。可是他們沒有察覺到外面的世界一天天的變,威脅著他們的傳統,甚至家園。Tevye的三個女兒先後選擇了自己的婚姻,勇敢地擺脫傳統的枷鎖,因此也動搖了他倚賴了一輩子的信念,讓他感到無助和絕望。最後因沙皇的逼害,村莊要被解散,村民唯有各奔前程,有的要到亞美利加去尋找新世界,有的要去耶路撒冷去見證HolyWall. 雖然接受了事勢的變遷,可Tevye沒有忘記把小提琴手也一起帶走,把傳統繼續流傳下去。

這個劇比起紐約那個算是小制作,三個小時都是以那木頭棚架為背景,雖然它有轉動出不同的角度。跳舞的熱鬧場面比較擠,但在那麼小的舞臺可以跳到這樣還真不簡單。跟大制作比較,它雖稱不上超棒,但幽默的對白,演員認真的演出,跟熱情澎拜的舞蹈,我還是給它一百分!

Tradition, tradition! Tradition!
Tradition, tradition! Tradition!

[TEVYE & PAPAS]
Who, day and night, must scramble for a living,
Feed a wife and children, say his daily prayers?
And who has the right, as master of the house,
To have the final word at home?

The Papa, the Papa! Tradition.
The Papa, the Papa! Tradition.

[GOLDE & MAMAS]
Who must know the way to make a proper home,
A quiet home, a kosher home?
Who must raise the family and run the home,
So Papa’s free to read the holy books?

The Mama, the Mama! Tradition!
The Mama, the Mama! Tradition!

[SONS]
At three, I started Hebrew school. At ten, I learned a trade.
I hear they’ve picked a bride for me. I hope she’s pretty.

The son, the son! Tradition!
The son, the son! Tradition!

[DAUGHTERS]
And who does Mama teach to mend and tend and fix,
Preparing me to marry whoever Papa picks?

The daughter, the daughter! Tradition!
The daughter, the daughter! Tradition!

Fiddler on the roof

 

聖誕前夕晚餐 十二月 24, 2007

Filed under: Uncategorized — Katherine Lam @ 11:20 下午
今年在倫敦過第一年的聖誕節,突然想弄一頓英式的聖誕前夕晚餐,不像往年都只是說,到最後都跑去唐人街打包一只燒鴨回家。今年特意找食譜,捧了一只超大的雞回家,然後狂塞一堆東西進去,磨菇,洋蔥,栗子,麵包糠,所謂的 ‘stuff’。 以前覺的很不堪入口的東西,今天吃,卻覺的非常美味。還有從美國來的表弟親手做的英式甜點 Trifle, 雖然有點醜,但我們還是很鼓勵的說好!
xmas dinnerstuffed chickenJonathan with Trifle
 

1985年十大勁歌金曲頒獎禮 十二月 15, 2007

Filed under: Bullsh*t,中文 — Katherine Lam @ 10:55 下午

極度無聊的星期六,終于想起很久之前下載了香港十大勁歌金曲頒獎禮全集,從1983到2004年共二十一載,我挑了1985年的看。那年我五歲,是我最早記憶之一,家裡有一本歌詞書,裡面全是那一年的候選歌,那時候我每一首都會唱,從呂方到許冠杰到張學友到譚詠麟甚至蘇芮,每頁到現在還瀝瀝在目。今天就來懷舊一番!

現在看八十年代的東西都很不順眼,無論是衣著,舞臺,造型,舞姿,要多土有多土!美女如朱玲玲穿白色蕾絲通花絲襪,鐘楚紅的金色大蝴蝶頭巾跟爆炸頭,俞爭的 ‘大哥大’ 西裝外套, 蘇芮如睡袍的白色超反光真絲長袍加吹得很高的劉海, 真的嚇死人。男人比較順眼,最土的是周潤發的黑膠大眼鏡和羅文的粉藍色西褲而已。而最經得起潮流的考驗的是曾志偉的平實黑西裝白襯衫加黑煲呔和許冠杰的黑運動服。

俞爭SOLO任司儀非常出色,鬼馬風趣幽默又會搞氣氛,整場show娛樂性都很高,包括成龍三十秒跑到紅館山頂再跑下來把梅艷芳抱起衝到臺上, 林子祥唱十分十二寸唱到超high等,比起今年的臺灣金馬獎頒獎禮那些嘉賓無聊的胡扯和冷場實在是好玩多了。 只嘆天妒英才,很多人- 梅艷芳,張國榮,黃霑,羅文等已經不在,唯有這樣緬懷一番。

最感動是羅文拿成就獎時說:‘那麼多年來,我在舞臺上追求我的理想,當中我受過無數的錯折,但是我很樂意接受這些錯折……..’ 就算要得到一煞那的光輝還不易,更不要說被肯定的終生成就。以前看到人家領獎都不覺得怎麼樣,會覺得 ‘要不要又哭了?!’ ;現在,知道沒有永遠的幸運,沒有永遠的免費午餐,每一次的成功都是要經過很多的付出得來的。雖然.. 我還沒有放棄到處尋找免費午餐..。

 

變老十癥兆 十二月 13, 2007

Filed under: Bullsh*t,中文 — Katherine Lam @ 10:51 下午

今天的你,跟去年的你是一樣的你嗎?摹然回首,燈火闌珊處的那人早已不見縱影,然後發現自己原來也有點臉目模糊,急忙跑去照鏡子,確定眼角的魚尾紋還沒出來,頭髮還是烏溜溜的才稍覺安心。模糊的不是外貌,眼角可以去打甚麼菌針,頭髮可以染色,只要不丟就可。心靈的轉變比較明顯,如果有寫日記的習慣,現在的你肯定會被以前的你驚嚇。二十歲時覺得哪有人會活到三十歲;二十五歲時覺得三十歲是世界末日;現在,身邊朋友開始步入三字頭的階段 (注:筆者還有兩年零一個多月才三十而立),但覺她/他們都活得比 ‘年輕’ 時更好,更清楚自己要甚麼。當然這並不代表開心了,人越大越多煩惱本身是一個定律。以下是一些自我觀察發現‘變老’的癥兆:

1.  開始看政治新聞和關心生活環境素質

2.  送禮給老闆和他們的小孩

3.  買了新東西不想馬上細閱說明書

4.  開始看鑲有真鑽石的東西

5.  對以前很執著的事越來越無所謂

6.  越來越忙,無事忙,連好好看本書都沒時間

7.  已經不會再說 ‘我不在乎錢’ 或 ‘沒有錢都可以活得很快樂’ 之類的話

8.  突然想念父母和他們的好

9.  走二十級樓梯就有中風的感覺

10.IPOD裡面有周慧敏關淑怡年代的歌

公司一位高級行政老闆看起來很年輕,完全沒有白頭髮或皺紋;當你問他年紀,他會說他不知道。 他說他‘不老’的原因是他不刻意去找他的白頭髮,而且他不會記住他的年齡,不去算它,所以他真的忘了他幾歲,好像連他身體也忘記他幾歲。

 

隆冬月臺有感 十二月 12, 2007

Filed under: Bullsh*t,中文 — Katherine Lam @ 10:58 下午

幾千年前,為何會有人在倫敦這種地方開枝散葉? 為何維京人不移居佛羅里達州?難道愛斯基摩人搬到泰國真的會生病不舒服?為何為何?那為何我會在這種鬼地方生活??

天氣跌到零下,早上六點半天還全黑在開放式的月臺上等火車,等呀等呀,等到變了一條雪條,一條鼻水不知不覺的從左邊鼻孔流下來。圍巾手套大外套靴子甚麼都有,唯獨帽子萬不可戴,不然頭髮會被壓扁,這是寧死不屈的。 穿得像反恐部隊的工作人員從頭包到腳的在地上撒鹽溶冰,簡直是浪費精力– 售票機壞了,明明有人在售票處又假裝沒有死不肯開窗;這月臺一天只有幾個人來,你就派一個人來灑鹽丟垃圾。當然,這些令人看不過眼的事情在這惡劣天氣下只會讓人更覺憤世疾俗。終於有另一位乘客來了!嘩… 不會看錯吧? 穿短裙絲襪高跟鞋加一件普通的西裝外套,外套還沒有扣上…裝著若無其事的走過來…. 還對我微笑! 那算甚麼?算同情我是流著鼻水的東亞病夫還是恥笑我對比下的滑稽?!我報以一皮笑肉不笑,不是沒禮貌,而是臉上肌肉的確被冷到僵了。

明明好一個南方人,偏要跑來這種地方被恥笑同情,也真的自作孽不可活。

 

食,吃,性也 十二月 11, 2007

Filed under: Bullsh*t,中文 — Katherine Lam @ 10:36 下午

每天看張小嫻的部落,她都會提到一些食物,大部分是她那天的早午晚餐,或者她在市場買的東西。她很饞嘴,一定要吃好的,甚麼有機菜有機水果有機牛奶美國自由散步黑毛豬台灣池上米喜瑪拉雅山粉紅岩鹽,明堂一堆堆,不好的寧願不吃。而且連盛載食物的器具都很講究,甚麼馬來西亞買來的日本火山泥能量陶鍋用遠紅外線把飯弄熟,甚麼法國Le Creuset 生鐵鍋子….

小姐….有沒有那麼講究呀?

我家只有一個千年都不知是鋁鍋還是銻鍋的東西,炒菜煎魚滾湯蒸腸粉,項項皆精,無所不能。吃的東西更槽!過期牛奶只要不臭都可以喝下去,難掉的東西只要不生蟲就沒有問題,而且還偷偷把它跟其他東西混在一起來一個大雜鍋,讓家裡某君吃個不亦樂乎! 此舉何解? 其實無他,每人都對某一些東西比較執著,有人如張小嫻嗜食如命; 食,性也。 我味覺和腸胃天生比較麻木,只要不是深圳自由散步黑毛豬 (因為可能是被染色的甚麼),我就可以開懷大嚼!如果要我花錢買甚麼日本火山泥能量陶鍋,那我不如用親情賄賂我媽來,那我就可以飯來張口,不但可以想吃甚麼點甚麼,蝦殼都不用剝,碗也不用洗,只要稍為裝一些幫忙就可以。

我唯一要做的是說好吃跟把食物吃完,都是我的強項。吃,性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