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蓮樹下

黃蓮樹下寫部落,苦中作樂

陰濕雨 十月 29, 2007

Filed under: Bullsh*t,中文 — Katherine Lam @ 10:32 下午

冬令時間正式開始了。要熬過英國的嚴冬真不容易。才十月底,早上七點天還是黑的,下午四點天又已經暗了,而且還下著雨粉,街道都是濕的。到五點鐘,街上像螞蟻般的人們瑟縮在大衣裡,匆忙的追趕下班列車回家。紐約不也是一樣嗎? 當然不, 紐約至少不下雨,下雪比下雨痛快。 這裡下的雨粉,陰陰濕濕,你打傘又有點嘩眾取寵,不打傘雨粉佈滿髮絲,頭髮硬生生的被搞到卷起來。就像一堆小蚊滋,在你旁邊搞東搞西但又打發不了, 最後你只好噴蚊怕水。如果坐早上的火車離開倫敦,可以看到田園都淹沒在厚厚奶白色的霧氣中,牛羊都沒有出來吃草,大概是太冷吧。晚一點,它們出來吃草時,都會披一塊‘衣服’保暖。你不能不感概,下輩子投胎做牛,都要選做英國牛,雖然可能會有瘋牛症 (aka 狂牛病)。

英國人一向給人陰沉的形象,就是因為這樣陰沉的天氣吧。如果我再在這裡多待幾年,我也會被這陰濕雨搞到陰魂不散。

Halloween PumpkinCarousel at Covent Garden

 

性工作者十日談 十月 28, 2007

Filed under: Movie,中文 — Katherine Lam @ 3:19 下午
Tags:

‘性工作者十日談’是一套講雞講鴨講人妖的電影。有好的情節和對白,只是演員表現平平,看得出朱茵演得很盡力,可是還不夠說服力,不夠自然。 余安安就演得很自然,另外演Happy的大陸演員陳葦庭也非常搶鏡,  電影還是值得一看。看完電影,也勾起了一些兒時回億。

從小在深水埗元洲街長大,滿街都是一樓一鳳,她們白天晚上都會坐在大廈的樓梯上,或者靠著馬路邊的欄桿抽煙。  我還隱約記得其中幾個長甚麼樣。她們都長得很醜,穿的不多,拿著一個小手包,其中一個臉上還有一顆黑色大痣。印像中,她們都沒有甚麼笑容。我一直都沒有去想她們究竟在那邊幹甚麼。直到有一次,我問媽媽她們在幹嗎?我媽說‘她們脫掉衣服給人玩’。我暗自吶悶‘那有甚麼好玩..’ 。  我的童年就在這堆黃色招牌下跑來跑去度過。很多同學的媽媽都不讓他們來玩,也就是因為這堆招牌。 

對我們這些人來講,賣淫就是下賤,出賣肉體出賣尊嚴。 但她們總比討飯吃好吧。電影裡的Happy是北姑,競業樂業,不抽煙不喝酒不吸毒不養小白臉做好安全措施,一天可以做幾個客就幾個,永遠都開開心心的,不會跟其他人一樣,要不自憐身世,要不自我放棄,為的就是要存夠錢回國開小學,讓老公可以當校張,自己當副校。那麼積極的生活態度,你不能不向她至敬和學習。我們生活在那麼好的環境,吃的飽穿的暖,還會怨天尤人,還會覺得自己懷才不遇,覺的天公不做美。那我們真的連雞鴨都不如。

性工作者十日談

 

兩位帥哥 十月 25, 2007

Filed under: Movie,中文 — Katherine Lam @ 8:28 下午

‘我愛金三順’裡的玄彬實在是太帥太正了。雖然’嫩’了一點,但他就是我從小喜歡的類型- 漫畫裡面的尖臉人,有點酷,有點反叛,很難靠近的那種,像流川楓。周杰倫有一點這種感覺,但不夠帥不夠高。但裡面另外一位韓美俊男’Henry’ 更加勾魂,雖不是尖臉人,但他的笑容加雪白整齊得發亮的牙齒,那幾塊穿了衣服都看得出來的胸肌,那頭微卷的棕髮.. 真有點受不了。戲裡面,他不但是個醫生,而且死心塌地的受侯他傾慕的人。其實他那用那麼慘, 只要一站出來,女生爭著排隊都來不及。我就第一個舉手拿‘籌’。

看了又看,還不只是想看看兩位帥哥。
henry.jpgHyun Bin

 

人生剪貼簿 十月 23, 2007

Filed under: Bullsh*t,中文 — Katherine Lam @ 8:31 下午

好友看到我‘臉冊’上的相簿後,說她覺的我的人生很豐富多采,相反她的人生就枯燥無味。 我告訴她, 我本來也覺的人生乏味,直到我整理以前的照片,剪剪貼貼,把它們湊在一起,才摹然驚嘆- 我的人生真有那麼好玩嗎?

好玩! 六十張照片,記載了人生一小部份, 基本上都是近幾年在紐約的生活照。 四季的點點滴滴,生日派對,聖誕派對,跟朋友聚餐,跟狗狗逛街, 都是一些‘無聊’的照片。但是當你把它們屏在一起,就可以變成一本很好玩的剪貼簿。照片的情景千金一刻, 人事雖已模糊, 記億卻猶新。

看到第一年在紐約家裡辦的聖誕派對,裡面的十多個人,有的連名字都記不起,這些人後來都離開了紐約,有的返回家鄉,有的移民別洲,反正後會無期。 但能夠在人生某一點上異鄉相聚,互相舉杯祝賀,共同擁有過一刻,也算是一種緣份。就像今年我們剛抵英國被邀請到好友的姐姐的好友的阿姨家吃團年飯一樣,他們大概連我們是誰誰誰的妹妹的十年不見的中學同學也搞不清楚,要緊的是我們在同一屋檐下共度了一個佳節。

我們的生活都很枯燥,日出而做,日入而息;但只要把好的有顏色的東西抽出來,其實平淡的生活都可以很精采。

 

臉冊 十月 22, 2007

Filed under: Bullsh*t,中文 — Katherine Lam @ 3:17 下午

最近流行玩‘臉冊’, 小學同學,中學同學, 大學同學, 舊同事,路人甲乙丙,大家都玩個不亦樂夫。今天你送我雞尾酒, 明天我送你一個狗,我甚至想送各位一棟豪宅加一打工人,反正不用花錢,聽者有份,人人有福消受。

這個‘臉冊’是個好東西。 有一些人, 你只是好奇想知道他們現在變成怎樣,瘦了多少磅,嫁不嫁得出去,老公夠不夠‘騎呢’,你根本不在乎他們現在生活開不開心,或者找到人生理想了沒有,反正這個不是‘朋友冊’,它是‘臉冊’, 裡面只是一張張曾經在你生命出現過的臉孔,燕瘦環肥,基本上都被遺忘了,現在重拾當年光陰,大家來感概一番,也無傷大雅。 但要出來寒暄問暖就可免則免了。歲月匆匆, 過去的十年光景又豈是一句 ‘How are you now?’ 可以解釋?

要數變得最厲害的非所有中學同學莫屬。以前的草姑頭,大臉盤, 水桶腰,四眼妹,黑皮膚,暗瘡臉,現在都變成長髮白哲美女! 真是驚嘆女大十八變。原來大家都會玩這套金蟬脫殼,那…那我又有甚麼特別呢?!

 

打你個小人 十月 18, 2007

Filed under: Work,中文 — Katherine Lam @ 1:28 上午

今天給奸險小人‘統’了一刀,真無良。 明天要打小人。 打打打打打。打到他鼻孔流血,屁股開花,頭崩額裂,四肢潰爛,生仔無屁股。  打你個小人。 你是小人,我是女子,不相百仲; 小人長戚戚, 最毒婦人心,我贏!

 

風雲變色 十月 12, 2007

Filed under: Work,中文 — Katherine Lam @ 9:54 下午
Tags: ,

公今天司突然風雲變色。 有人喜上眉梢,有人怒髮衝冠,有人冷眼旁觀,有人推波助瀾,有人鼻孔噴煙, 有人暗自着急,反正各人都在計算自己的前途。  辦公室政治跟國家政治一樣,競爭永不休止,人人笑裏藏刀; 當有人跑出,勝利一方的隊伍人人光彩;  落敗的, 人人蓬頭垢面。 辛好消息在星期五四點鐘傳出來,無論輸的嬴的都可以躲在家裏平復心情,不用假惺惺的還要互相問候道喜。

在功利社會,本來就弱肉強食,不進則退,有時候人家超越你,有時候你又抛離人家,其實很平常,正如蔡窿華說一霎那光輝不代表永恒, 可是在這万事已成績作準的氣候下,大家只好把它看重如命,不然一早就鳥倦知還歸田園去。 

食得咸魚就要抵得渴.  各位輸家繼續努力吧!